zhengsongzhi928

苏轼的情与爱

榴莲:




文/刘自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苏轼的《江城子》一开头,就让人潸然泪下,每每读到,都想跳过去,不忍读完。这首千古第一悼亡词对象不是别人,正是苏轼第一任妻子王弗,她十六岁就嫁给苏轼,年轻貌美,温柔贤惠,那年苏轼十九岁,夫妻恩爱情深。 


王弗二十七岁时因病离世,那年苏轼三十岁,写这首悼亡词是十年后,那时苏轼其实已经再娶妻生子,还有妾侍。之所以把人物及时间顺序说清楚,并非质疑苏轼对前妻的真挚感情,而是希望能从人之常情的角度更好地理解这种感情。 


弗洛伊德告诉我们,梦是潜意识的表现。第一种情况,现实的困顿可能转化为梦中对曾经美好的怀念。王弗逝世后的十年间,苏轼因反对王安石的新法,政治上受压制,频招贬谪,四处流转。写这首《江城子》时,苏轼辗转到密州,遭逢凶年,忙于处理政务,生活上困苦到食杞菊维持的地步。第二种情况反过来解释,梦中遇到的人,恰恰说明在现实生活中已经被淡忘。新的妻妾子女已经填满了生活,或许已经很久都没有想起曾经的温存。没有想起并不代表忘却,十年忌辰,正是触动人心的日子,往事蓦然来到心间,久蓄心怀的情感潜流,忽如闸门大开,奔腾澎湃而不可遏止。



 


在王弗离世三年后,苏轼娶了前妻的堂妹王闰之,那年苏轼三十三岁,王闰之二十一岁。王闰之陪伴苏轼度过了人生重要的二十五年,在这二十五年里,苏轼经历乌台诗案、黄州贬谪等多次宦海沉浮,他们相互携手,不离不弃,并生儿育女。苏轼五十八岁时,王闰之先他而去,让他再一次肝肠痛断,他为她写祭文,说“唯有同穴”。苏轼死后,苏辙将其与王闰之合葬,实现了祭文中的愿望。 


然而无论是从相处的时间段和时间长度上看,还是从心灵的相互吸引和契合程度上看,苏轼38岁时遇到的王朝云才应该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虽然她从来都不是苏轼的正妻,但她是苏轼心灵的伴侣和最后的爱人。 


与王朝云的第一次相遇,苏轼因批评王安石变法,第一次被贬到杭州任通判的第三年。一日与文友同游西湖,招来歌舞助兴,在数名舞女中,王朝云以清丽淡雅的姿色、高超的舞技、灵动的眼神、娇憨而又机智的谈吐打动了苏轼因世事变迁而有些暗淡的心,被苏轼收为身旁摊纸磨墨的侍女。据说那天挥毫写下了传颂千古的描写西湖佳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就寄寓了苏轼初遇王朝云时的心动感受,那一年王朝云十二岁。 


此后,有一段韵事,据说一日,苏轼饭后拍着肚皮问左右侍婢内中所装何物,一婢说是文章,一婢说是见识,苏轼皆不以为然。独有朝云朗声道:“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苏轼大笑曰:“知我者朝云也!” 不知那时朝云的身份是婢还是妾,我却总愿意想,就是打那之后,苏轼才动了念头将她收在房中,所为更多的也不是床笫之间的男欢女爱,而是因为他的心灵需要这朵解语花适时的陪伴。 


在杭州三年后,苏轼又官迁密州、徐州、湖州,颠沛不已,四十三岁时甚至因“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乌台诗案”让苏轼坐了一百零三天牢房,并被一贬到底。被贬黄州是苏轼人生的第一次重大挫折,同时也是其文学艺术成就最为辉煌时期。《赤壁赋》、《后赤壁赋》和《念奴娇·赤壁怀古》等千古名作均在这期间创作。 





在被贬黄州之前,王朝云正式成为了苏轼的妾室,辗转颠沛流离,王朝云始终紧紧相随,无怨无悔。在黄州时生活困顿,苏轼诗中记述:“今年刈草盖雪堂,日炙风吹面如墨。” 苏轼在逆境中的诗篇当然含有痛苦、愤懑、消沉的一面,但更多的诗则表现了对苦难的傲视和对痛苦的超越,以及旷达的人生态度。在这方面朝云深得其味,她布衣荆钗,悉心为苏轼调理生活起居,她用黄州廉价的肥猪肉,微火慢嫩,烘出香糯滑软,肥而不腻的肉块,作为苏轼的佐餐妙品,这就是后来闻名遐迩的“东坡肉。” 


四十八岁那年,二十二岁的王朝云为苏轼生下一个儿子,苏轼为他取名为遁。既寓有自己远遁世外之意,又包含着对儿子的诸多美好祝愿:“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第二年,苏轼接到诏命,将他改为汝州团练副使,接到诏令后不敢怠慢,四月中旬便携家启程,途中,不到周岁的遁中暑夭亡。年迈羁旅失幼子,这让苏轼深深自责,极度悲痛,写了许多哀毁诗句。其中“我泪犹可拭,日远当日忘。母哭不可闻,欲与汝俱亡。故衣尚悬架,涨乳已流床”,正是苏轼与朝云相知相慰的告白。 


一方面丧子之痛,一方面为了照顾照料肝肠寸裂的朝云,苏轼上书决意不去汝州,改留常州。此后神宗驾崩,哲宗继位,废除王安石新法,苏轼得到皇帝的短暂赏识,政治上春风得意。但因批评旧党腐败行径,又招陷害,先后外调任杭州、颖州、定州知州,并在五十九岁时,再次被贬至惠阳(今广东惠州)。那时第二任妻子王闰之已殁,身边姬妾纷纷散去,只有王朝云万里追随,始终如一。 


对此苏轼写了一首《朝云诗》,此诗有序云:“予家有数妾,四五年间相继辞去,独朝云随予南迁,因读乐天诗,戏作此赠之。” 


不似杨枝别乐天,恰如通德伴伶玄。 


阿奴络秀不同老,天女维摩总解禅。 


经卷药炉新活计,舞衫歌扇旧因缘。 


丹成逐我三山去,不作巫阳云雨仙。 


乐天是白居易,樊素是他最爱的姬妾,以唱《杨枝词》闻名。白居易晚年多病时让她离开了自己。伶玄是《赵飞燕外传》作者,樊通德是伶玄之妾,是一生追随相伴的典故。这实际是苏轼的爱情宣言,在世人前表达自己对朝云的感激和伉俪情深。官场的失意,成就了苏轼的诗意人生,也成全了朝云二十年的爱恋,使苏轼发现了最后岁月的一份真情。这或许是朝云一直希望的:我祈求荣华的消退,富贵的散场,纷扰归于静寂。因为,这样你才能只看到我。 


只是,让我成为你眼中的唯一,需要多少沧桑和苦难啊!三年后王朝云因染瘟疫逝于惠州。在此之后,苏轼的人生履历中就再没有留下过任何女子的痕迹,侍妾朝云成了他的爱情绝响。“不合时宜,唯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这是苏轼无奈而深情的低语。 


《离婚律师》中姚晨所演的女律师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什么是必须通过婚姻才能够得到的,但两个人之间最珍贵的感情,只有通过婚姻才有可能产生。这或许是对这个故事的最好解读吧。 



voidshatter.Saunato:

【太阳轨迹 - 日不落帝国的日落】


月盈则亏,日中则昃,水满则溢。衰为盛之终,盛为衰之始。


这是一张曝光时间超过两小时的照片,记录下了太阳的轨迹,单张raw,非堆栈,无任何素材叠加,当时的电池续航不支持长曝降噪,后期也没有做dark frame subtraction降噪。D800E的180nm制程传感器热噪控制非常优秀,两个多小时下来也能保持超高可用宽容度,相比之下D4S的250nm制程传感器才长曝了45分钟,热噪就已经无法直视。在此感悟索尼大法好!


拍摄使用的滤镜是 B+W 77mm ND1000、Lee Big Stopper、Lee 0.6 硬边 GND,高光减光效果共计四百万倍(22档)。


拍摄过程最为艰难的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中守住脚架。感谢龙壕@Astral.Ark 用他的中画幅数码后背帮我拉仇恨挡住了各种前来围观的群众。


500px: http://500px.com/photo/67886275/


谁是那个随时陪着你说话的人?

voyage ⌚:


  茫茫人海,阡陌红尘,通讯录上的名字几十上百,熟悉的容颜更是成百上千,有时候,打开手机,一个一个名字的翻过去,又有几个人能让你安心和坦然,可以去打扰,可以去随时随地地畅所欲言?
有些时候,我们宁可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的对自己诉说,也不愿跟身边的人透露一丝半语,一些苦恼和烦闷,一些心情和境遇,别人不曾身临其境,自然不能感同身受,理解的也许能说些中肯宽慰的言语,敷衍的人就只说几句套话,会让你立刻后悔坦露了心迹。

  白天我们将自己重重地包裹在铠甲之下,将真实的自己深深地隐匿起来,再亲密的人也会有顾忌,再相知的人也会有猜度。我们就象那一群浑身长满了刺的豪猪,为了御寒,挤在一起,为了自保,维持距离。想找个什么时候都可以说话的人,是难的。想找个什么时候都说真话的人,更难。
  偶尔我们心中也会有汩汩的清泉流出,我们毫无做作的流露出真诚和热情,在眼与眼中交流,在心与心中温热,但很快地会连我们自己也笑起自己的幼稚,心和心,远远的总是隔着那么一段距离,甚至于永远走不到同一条轨迹。

  我们已经越来越不会真实,越来越找不到真实,越来越不敢表达真实。我们的心,我们的,那颗曾经透明如琉璃的,最真实的心,如今,还能到哪里去找寻呢?



  生活在我们面前就像一个巨大的漏斗,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人多,想说的话也很多,无所顾忌,可能今天会跟这个朋友无所不谈,明天和另外一个人聊得忘记时间,即使是自己编造的故事,两个人也能谈得津津有味。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们会慢慢地发现,能听你说话、和你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有时候这些居然都成了自己一种奢侈欲望。这个时候,我们可能只有一个固定的密友,能够在你孤寂的时候听你倾诉,也可能一个也没有。

  这样的苦衷其实古往今来一直都存在着,就连鲁迅在碰到瞿秋白的时候也感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漫来的林,浸透的雪


小年夜了,贼快贼快


咳了炫迈停不下来*✨:

男:“你会模仿啄木鸟吗?” 女:“怎么模仿?” 男:“就是拿我的脸当树皮。

给我一片白云 一朵洁白的想象

丽江是一棵树:

2014年,我拒绝过去和未来,过好当下

不再去违背本心,顺从欲望

热爱健康,走一条人走过但是人不太多的路

尽力去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看到远远的地方

得挣点儿钱

不再去纠结和犹豫

瘦一点儿再,再瘦一点儿

和争吵的和好,和打过的尽量再打

削烂你,一脸血

正月正那个龙抬头,里外里换内衣

你张个嘴儿吆我放个屁

嘿我放个屁

少喝酒少抽烟

约点妞儿拍照,我愿融化在你肥美的胸口

嘬一口奶,吐一口云

洁白如草原,宽广像机场

几根儿肋条,两颗肉丸子

你说不加香菜了吧

我说我爱你,你说啥就是啥

我说我爱你,你说啥就是啥

我说我爱你,你说啥就是啥

我说我爱你,你说啥就是啥

我想起你白裙子下面的紫色底裤

我想起灰色床单上的白色身体

我想起我冰的手插进你火的衣服里

你逛着淘宝,我念着经

我是个写黄色小说的

初中就开始写,没什么人知道

励志,行为和思想

过了三年又三天

我想过许多搭讪的话,想了很多

想到鞑靼受封那年

皇帝扶着我的手,摸着我长期撸管留下茧子

说军队里蛮苦的吧,我笑了笑

我又想说脏话了,但是我不能

我快戒掉烟了,但是我还没有

——我本来也没瘾

就是想偶尔抽一根

抽烟的时候我在想Y

洗床单的时候我在想J

望着天空的时候我在想C

做茄子的时候我在想Y‘

路过断桥的时候我在想D

写东西的时候我在想H

撸管的时候在想T

我重新下载了美竹凉子,还是喜欢看宫濑里子

一直保留的是优希麻琴

我一直不流氓,我欣赏你们觉得肮脏的

我崇尚你们觉得下流的

我喜欢你们觉得美的

我想操你们中间漂亮的

身材好的

就这样吧,无所谓的

我对所有的不如意的事儿这么说

就这样吧,无所谓的

我离开家,离开北京,离开成都

离开地球

离开太阳

离开水和生活

这不是艺术,这是牛逼

其实我还想着C

不内涵



不内涵。